草榴社区地址_要狠狠撸_刺激撸网站_草榴邀请注册码_天天撸
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小青的情人 第5章
 

    小青的情人 第5章

    时间:2018-05-15 旅馆房间打开的窗帘外,映着台北夜空下晶莹闪烁的万千灯火,房间里,并坐在床边的杨小青和她大学同学,一面注视着录影机的显像,一面也彼此感觉两个人身体的靠近,而产生了一种彷彿心照不宣的、带着几许暧昧的、教人甘愿沉迷在其中的挑逗。   大学同学的头,靠在小青的髮鬓旁,靠得很近,小青感觉他呼出来热烘烘的气息,她明知道自己应该要稍稍躲开些,但她却没有动,也不想移开丝毫。她两眼盯着那小小的萤光幕,心里头砰砰跳得愈来愈厉害;她缩着身子的两臂,紧夹着自己上身,好像只有那样夹着,才压得住那颗心跳的声音……   男人的头和脸,更贴近了小青的面颊,他呼的气息,喷到她的耳边,像扫动着小青敏感的神经,令她不由自主地要打颤抖,整个身子也更觉得酥麻麻的;儘管她亟力专注于录影机上的小萤幕,但怎么也集中不了心神。   原先还能从萤幕辨认画面和人物,此刻己变成了一小方模糊的光影,阵阵闪烁晶亮的色彩,彷彿催着她,要她对紧依在身旁的男人表达她的反应。   但她却只能呆然木鸡,动也不敢动,只能在心里呼唤:「啊!来吧!抱紧我,吻我吧!」   小青知道,她只要稍稍一侧头,或把头往男的那边靠,她就会迎接到他的唇。她也知道,在一剎那之间,她就会卸除了一切的矜持,接受他的吻。   但是她不敢,她仍然期待着……   然而,男人的脸却没有再靠近小青,他只让他愈来愈急促的、强烈的呼息声,灌进她的耳中。小青被惹得更急切盼望他进一步的举动,便不自觉地将自己的屁股朝床里挪了一挪;而这一挪,她的身子就触到男人在小青身后撑着床的手臂上。   剎那间,小青的腰被一只大手掌抚了住,稳稳有力却又不很重地捂着、轻捏着、挤弄着;传来的压力彷彿穿透了她窄裙的腰际,让小青敏感地觉得他的手指就像探测着自己那儿肌肉的鬆紧、弹性,和底下的脂肪是否丰腴一样……   「噢!……」小青禁不住迸出了轻歎。   同一时间里,男人的唇吻到了小青耳上,轻轻压住它,轻轻噬咬着它……   「噢~!……」震惊似地,小青轻声叫了出来。但男的热热的唇,并没被吓走,反而更积极进袭,吻到了她的脸颊;小青本能地侧头闪躲,就让他下午才长出的、短短的鬍鬚碴子,刮在自己耳鬓的皮肤上,立刻令她忍不住全身都发麻了似的又颤抖了一下。   「不!……不!」小青的心里惊歎般地叫了;将头更侧偏过去,闪躲着。   男人已经搁下了手中的小录影机,将小青的下巴托着,移向他;小青的两眼紧紧闭上了,感觉着男人火热的唇,贴上了自己的……   「不!……不!」小青在心中呼喊,否认自己的盼望,但只有喊「不」,她的唇才能闭得紧紧的;才不会在第一个吻的催促之下打开啊!   然而,在小青否认的同时,她感觉到男人在自己腰部抚摸、揉捏的手,又更用力了;她争扎着把手伸到腰边,抓住了男的手腕,企图将它拉开,但却又丝毫使不出力,只能紧紧抓着它;而男的便乾脆张大手掌,由小青的腰往后往下摸到她的臀部上方,隔着她紧绷的窄裙,抓捏小青的丰腴的屁股肉瓣了……   「唔……唔!」小青紧张得由被吻着、仍然还是闭住嘴巴的喉里出声了。   「不能!……我不能啊!」她几乎叫出声来,但只发出闷哼的「唔」声,小青的屁股却再也禁不住地左右扭动了……   「不愿意吗?……青?……」男的放开吻着她的唇,轻轻对小青问道。   「啊!……不!我……」小青紧张得指甲都掐进了男人手腕的肉里,她完全失措了,不知如何是好;她只能继续闭紧两眼,牙齿紧咬着下唇。   「看着我,青!……告诉我,你愿意吗?」男人追问她。   「我怎么能……?又能怎么回答呢!?」小青心中的答话,却由她摇着的头告诉了他。摇完头,她才睁开眼睛,瞧见距离两寸不到的,男人急切等候她回答的的眼神,才诺诺地、结结巴巴地问徐立彬:「为什么……?为什么……你会这样?……」   「因为……因为想和你亲近一点呀!……青,难道你不明白?」   「那……那你为什么……想要亲近我嘛?……」   「喜欢你呀,难道你还会不知道?……我喜欢你好久,好久了!」   小青的心都笑起来了,但她还是故意装作不懂似的,撅着薄唇,以骄滴滴的表情问男的:「那……那你……每个你喜欢的……你都要亲近啊?那你不是……好……好那个吗?」   「什么那个,那个的,我可不懂,反正我只喜欢你一个,你只要让我亲一下,我亲够了就好了!」男的唇又贴上了小青这时已经开始发热的嘴,并且伸出舌头,轻轻扫着她的唇。小青的眼睛又闭上了,虽然她嘴唇还是没张开,但鼻子呼出的气息却已经有点急促,带着哼声;好像告诉徐立彬:我愿意了!……   于是男人的手又开始在小青的臀上搓揉着,惹得她屁股也跟着在床上像磨磨子似的蠕动起来;可是儘管她扭动着屁股,小青却没放掉抓住男人的手,相反地她抓得更紧,而且还一边摇头,一边不愿意似的「嗯~~~……唔~~嗯!……」发出抗议声来。   「小姐啊!……你是怎么回事哪!」男人才分开唇问小青,小青就赶忙将头低了下去,诺诺地答道:「我……我真的还是不能耶!……你已经都亲到人家嘴了,求你就不要再…   …摸了好不好嘛!?……尤其人家……屁股那边,都好……好敏感的,被你一碰,就好像……所有的抵抗力都没了;真的耶,光亲嘴就够了!这也是你自己说的嘛!……就别弄人家别的地方了,好吗?「   小青仰着头,哀哀地恳求男人,但同时她也感觉自己小腹里的一阵酸麻,好像涌出了什么似的,阴道里也立刻湿润了起来……   「啊!……不!……」小青歎出了声来。   男的手停下抚摸,只捂着小青的臀;但又把嘴凑到她耳边,对她轻声道:「真那么不想要吗?……小宝贝!……那我也就不勉强你啦!……不过,……再让我多吻吻,多亲几下吧!……」   杨小青这时的心情可说真是矛盾极了,她明知道自己早已喜欢上这男人,远从大学时代起,她就曾经幻想跟他成为一对,可是一直不曾发生过,只作了所谓的普通朋友;而几十年后的今天,才好不容易两人相处在一起;儘管现在各人都另有家室,状况早不一样,但小青心目中的那个浪漫的对象,此刻就在眼前,就在身旁,而且已经连接吻都吻过了,她怎能抑得住不和他马上就上床发生关係呢?   一遍又一遍地,小青告诉自己:算了!既然自己也想,那还抵抗什么呢?就让他得逞算了吧!反正玩一次,又不会怎么样,也不会少一块肉……相反的,这种偷到的乐趣,一定还更刺激得要死哩!……   然而同时小青也明白,只要跟他再进一步,自己就必然会因为这男的实在太多情、浪漫,而一掉下去,就一定沉沦得无法自拔,从此陷入另一个新的「外遇」关係里,不尽要再度背叛丈夫,背负红杏出墙的罪名,而且更可能会迷失在崭新的「爱情」里,而万劫不复哪!   幸好,男人并不知道小青心中的挣扎,他停止了在她屁股上的抚摸,只以带着鬍鬚渣的下巴,来回在小青的唇角,颊边,和耳畔摩擦着,一面说:「小心肝!……如果你不想再进一步,我为了尊敬你,当然绝不勉强!可是,小心肝!……你真的好可爱喔!……你一定也知道,我有多想和你亲近、跟你一起享受只有我俩的时光啊!……你知道的,对吗?」说罢,他的唇又紧紧地压住了小青的……   这回,徐立彬不但伸出舌来舔,还更有力地吸吮小青的薄唇,吸扯着它到自己嘴里,令小青有点痛得忍不住,连连由喉咙里迸出娇哼声来:「哼!……嗯~!……哼~嗯……嗯~!」小青的脑子开始浑浑然地打转了,尤其,她耳朵里迴响着男人叫着她小心肝!小心肝的声音,是打她出自娘胎有记忆以来,从来不曾被人叫过的称呼,无怪她一听到,就更迷迷糊糊的,产生一种莫名感动,而几乎要将嘴巴打开了。   男的将嘴唇放掉小青的,又跑到她耳边说:「小心肝!……你的嘴唇都发烫了耶!……打开吧!打开来,让我进去吧!……」小青的嘴立刻张开,嘶声地呼歎着「啊~!……天哪!……」   就像她几次和现任男友上床,在调情的时候,男友每一提到她发烫的唇,都意指着小青的阴唇也一定是又肿、又烫的;令她不禁立刻感觉自己的私处已经灼烧了起来;而在男友再命令般地叫她「打开!」时,小青就更毫不自觉似的,要将自己的两腿分开了。   也彷彿正是被听到自己歎出的「天哪!」所惊醒了,小青突然才发现:此刻的她,并不在加州的旅馆里,身旁的男人也并非自己的男友,而是另一个虽然早就认识、并且自己也曾经偷偷喜欢过的、名叫徐立彬的,大学同学啊!……   这个觉悟,令杨小青顿时紧张得又失措了,怎么会这样!怎么会这样呢?这明明是一个好陌生、好从来也没有「感觉」过的男人啊!我怎么会跟他在这个台北的旅馆里,也作这种事呢!……不!我不能,我不可以啊!于是,小青立刻又夹紧两腿,上身再度挣扎了起来,好像拒绝让男人再吻她似地摇头,轻叫着:「不!……我不能,我不能啊!……」   「打开嘛!小心肝,让我吻进你的嘴巴里一下下就好了,行吗?……」男的伸出舌头,舔到小青的嘴角,在她「啊!」声尚未叫完时,就窜进了她的口中,强而有力地伸进、探入她那热烘烘的、湿润的口腔里。小青强制着要闭上嘴,但只感觉自己的唇更紧紧地匝在男人的舌头上;她想要把它由口里推出去,却只发现自己的舌头抵着男人的,和它的湿润更纠缠在一起了。   天哪!他……他这样热情,这么积极的吻,会把我燃烧掉、溶化掉的啊!   激烈的念头,在小青脑海中翻腾;却也令她更敏感体会到自己小肚子底下的饱胀,和一股又酸、又麻的,像泉水涌上来的快感,一直透进了阴道里,令那儿更濡湿、更受不了了!   嘴巴被堵住、塞满了的小青,叫不出口,只能强烈哼着、嗯着;身子在男人的环抱里,挣扎、蠕动……当男人的舌头开始在她嘴里一抽、一插地进出,让她清楚感觉到那已是「性交」的动作时,小青的心终于吶喊起来:「啊!完了!……被他进来了!还这样……抽……肏……我完蛋了啊!」   几乎在同时感觉到小青身子的反应,男人轻轻地一欠身,以手在她肩头一拨,就把事实上已经瘫痪的小青推倒仰卧在床上,然后他自己也迅速在她的身旁侧卧着;不待小青惊讶地反应唤出口来,徐立彬已经再度低下头,吻到她半张开的嘴上,用力吮吸着她的两片薄唇了……   小青的小腿悬在床外,紧紧夹了住,两只脚像勾在一起互相磨着,把鞋子都蹭掉了。随着男的舌头再一次窜入口中,缓缓地一抽、一肏,小青紧紧夹住的两条腿子,也开始互相搓磳起来……   「嗯~!……唔~嗯~!!」   杨小青后颈枕在男人的臂弯里,仰着头被他热吻的姿势,很快就令她又神智模糊、放鬆了「抵抗」,任由男人的舌头在她口里抽插。而男的每吻她一阵,就会鬆开嘴,将热烘烘的唇在小青颈子四处游走,使鬍鬚渣在她细嫩的肌肤上,一会儿轻、一会儿重的厮磨、搓擦。惹得小青忍不住颤抖:「啊!好痒!……」;或更为难耐地唤着:「喔~!……喔~呵!」   等到徐立彬更大胆地将绕过小青后颈的手,从她的肩头,摸向她的胸部,开始以手指透过她的丝质薄衫,触摸着衫下她胸罩上方略带骨感的部位,企图想更进一步爱抚她,却又似迟疑而不敢妄动时,小青的喉咙里终于哼出了鼓励的声浪:「喔~哦!……哦~~!……」,同时还将头更仰着,把胸部往上挺了起来,彷彿用身子对男的恳求着:「摸我吧!……爱抚我的乳房吧!……」   男人当然立刻会意,将手捂到小青的一只乳房上,手指隔着丝衫及胸罩,抓捏着她那微小的隆起;但因为手臂被小青的后颈枕着,无法再往下伸,就只好用最长的中指和食指指尖,夹住她的奶头部位,钳着已经凸硬的颗粒,一轻一重地捻掐、辗弄……   「噢~!……噢~~呜!」小青娇声尖呼了,摇着头,祈求般地急喘道:「不要!不要那样弄人家嘛!求求你……」   但同时她却更耐不住曲弯了两腿,双脚蹬在床缘,将并夹住的、仍然紧裹在裤袜里的大腿,相互磳磨、搓动,引得她整个下体就在床上像条蛇一样,扭扭曲曲地蠕动了起来……   男人的嘴游回小青的脸颊,从髮鬓吻到耳朵,噬咬她的耳垂,轻轻问道:「你真的不要吗,小心肝!?……还是只要光接吻吗?」   「啊~呜!……不~!我不能,我不能要啊!」小青像要哭了似地应着。   但她互相磳磨的两条大腿却一刻也没停下,反而搓得更激烈,引得屁股也扭得更厉害了;而由于扭动,她的两片臀瓣在床褥上磨擦产生的刺激,强烈地将「性」的讯息传到小青身体的深处,就令她更清楚感觉到自己的三角裤底下,早已被淫液所浸透,成为湿淋淋、黏答答的一片汪洋了。   「天哪,宝贝!我怎会不要?!……我才是真的要……要你摸我的啊!」   仅管她两眼闭得紧紧的,但杨小青心中的呼唤,却写满在她哭丧了脸的表情上,只是怎么也说不出口,只能在男人持续捻弄她的奶头时,上气不接下气、婉转、娇浪地呜咽着。   这时,小青的小肚子里,由于奶头被捏弄,直直透入子宫的,一股难以形容的、无比酸麻的刺激,就迅速而剧烈地引发了她阴道里的一阵痉挛,彷彿泉涌而上的、像性高潮似的快感,就将要袭捲上来,爆发了一样!   小青的两脚更用力蹬在床沿,把整个屁股都抬离了床面;她一面呜咽,一面快速而大幅地互搓着紧并的大腿;于是她身着的窄裙,愈磳愈往她腰际下掉,也愈来愈暴露她裤袜所裹住的、两条曲线优美的大腿了。   「还是不要吗!小心肝?……还是不要我摸吗?」徐立彬在小青耳边问。   「不!……不!不啊,我不能要啊!」小青像哭了出来。激动之中,她蹬在床沿的脚不小心一滑,掉落到床外,屁股也跌回到床上,随着她两条大腿仍然不停的磳磨,而一左、一右的,更大幅地扭动了。   「可是,小心肝,还坚持什么呢?瞧瞧你自己,腿子这样磨,大概都快磨出高潮了吧!?……何不就乾脆点,让你身子畅快、舒服一下算了呢?」   男人追问道。   「不,我不能啊!我真的不能嘛!……」小青不知怎的,会在一面持续抗议之际,也真的听男人话,低下头去,朝下身望了一眼,看见自己那种充满浪蕩、而淫秽地扭屁股的模样,心中喊着:「啊,天哪!我简直是不堪入目死了啊!」   同时也羞惭得两颊都涨得绯红了……   「啊——啊……啊~~!!」在新一波的刺激下,小青又高呼了出来。   原来男的没理会小青口头上的抗议,在她低下头去看自己的当儿,他抽出垫在她颈子底下的手臂,迅速由床上挪了个枕头,放在小青的肩颈下方;这样,他就运用自如地,把两只手掌都捂到小青胸脯上,同时刺激她两只小小的双峰了。   徐立彬从手指传达给小青的热情,透过了丝衫和胸罩,将她两颗奶头逗得更突更硬了,甚至在他十分兴奋地揪扯着时,令小青忍不住近似于痛楚的感受,而尖叫了起来:「啊噢~~呜!……痛……啊!……你好狠心啊!……」   然而这痛楚却又更加刺激了小青,屁股在床上愈扭愈凶,到最后两条腿子都曲捲了起来,大腿像疯了似地互搓着;因为整个窄裙已被磳到屁股和腰肚上,她更多的下体部位也就更暴露了出来。   杨小青这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她只感觉到在紧紧并夹的两条大腿当中,自己的屄像着了火般地燃烧着,而双膝、双腿互相磳磨之际,自己那一颗硬突突的阴核,就如同在蚌壳里的珍珠一样,在肥腴、细嫩的蚌肉里,仅管有着淫液的滑润,却仍然因为不断磨辗,令自己整个人都如消魂蚀骨般的、受不了了!   小青再也忍不住了,她的高潮立刻就要爆发了。黑髮散乱地攦在枕上,她向后仰着头,一左一右不断甩着;有如难以置信般地,开始高声喊叫着:「啊,不!宝贝!……不要!不要……把我弄出来啊!……我不能这样,不能这样子就…   …出来了啊!「就在这千钧一髮的剎那间,男人抓捏小青乳头的两手突然离开了她,换成了只轻轻触在她耳边的唇,问着:」小心肝,你说谁?……谁是你的宝贝呀!?……告诉我!「   ………………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棒球教练公公